當前位置: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追夢安農人 >> 正文

【順豐收費內地】“馬不停蹄”的“農民教授”

時間:2021-08-27 來源: 作者: 點擊:

“馬不停蹄”的“農民教授”

——記生命科學學院馬慶教授


“目前,夏玉米已進入灌漿期,這段時間尤其要做好玉米籽粒的灌漿等工作,為豐產豐收提供保障。”酷暑八月,天氣炎熱,馬慶奔波在田間地頭,指導玉米生產。

馬慶是我校生命科學學院教授,主要從事玉米分子遺傳育種研究,自2008年工作以來,他就和玉米生產綁在了一起。在他眼中,玉米就是豐收的事業,他潛心鑽研;學生就是一粒粒玉米粒,用心呵護;農民就是一個個老朋友,他傳經送寶。



“電腦裏種不出好玉米”

“作為農業高校學子,尤其要注重學用結合,理論知識只有在生產實踐中才能得到深化和昇華。”在馬慶的授課理念裏,即便是專業基礎課程的講授,也一定要結合實際和實踐開展。

為了把課程講好講透,讓學生聽清楚悟明白,馬慶在每次上課前,都要下足功夫備好課。他注重課程素材的收集,通過廣泛查閲資料、向專家同事請教、主動獲取最新前沿知識等多種方式,結合自身實踐經驗,把課程內容轉化為一個個生動具體的案例,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教學模式,深受學生喜歡。

“上生物育種綜合實驗課程時,馬老師親自帶我們前往農萃園,現場給我們講授玉米授粉知識,手把手指導我們查看玉米生長情況,”2017級應用生物專業學生孔凡瑞説,這樣的教學方式讓同學們對知識消化吸收得更好,對專業學習也有了更直觀的認識和理解。

“電腦裏種不出好玉米”,這是馬慶經常跟同學們説的一句話。他把課堂搬到田間地頭,把玉米大田化作三尺講台,將知識傳授融於實踐鍛鍊。

課堂之外的馬慶,亦是學生們的良師益友。即使常年奔波於全國各地搞研究,只要學生有問題,他總會耐心地答疑解惑,積極為學生提供各種幫助。“馬老師真的是一位特別好的老師”,馬慶的研究生尚健言語間流露出的是發自內心的感激與尊敬,他覺得導師太辛苦太勞累,可是總不忘對學生的關心指導。

讓更多的學生學有所成,服務“三農”,是馬慶最大的期待。2008年入職以來,他先後承擔《普通遺傳學》《基因工程》《分子育種學》《生物技術概論》《普通遺傳學實驗》等課程的教學任務,年平均教學量達300課時以上。他積極開展教學改革,先後編寫《玉米自交系一般配合力測定實驗》《基於SSR技術的玉米DNA指紋差異分析實驗》《遺傳學野外實習》等教學大綱並承擔教學任務,在學生評教中連續多年獲評“優秀”等次。



“怕吃苦做不出真學問”

“馬教授比農民更像農民。”長期的户外作業,讓馬慶皮膚黝黑,“到了玉米田地,他總是直接下地查看,如果不特別説明,説他是農民誰都不會懷疑。”

在馬慶看來,作為農業科技工作者,如果怕吃苦受累,那很難做出什麼學問來。工作十多年來,他一直潛心探索和研究玉米育種。

“我省地處南北氣候過渡帶,光熱資源充沛,但是玉米苗期澇漬、花期高温乾旱、後期陰雨寡照、鏽病等生物及非生物逆境災害高發頻發,抗逆性玉米品種匱乏,玉米產量頗受影響。”馬慶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他迫切想要改變玉米種植的困境,選育抗逆高產品種,帶動農民豐產豐收。

為了打破傳統育種思維,馬慶和團隊成員以高產、優質、多抗、廣適為主攻方向,構建複合雜優新模式,持續改良核心種質,建立多基因聚合雜交、表型與遺傳背景分子標記聯合選擇、大羣體早代測配、逆境多點穿梭、生態適應精準評價的定向選擇育種技術體系,顯著提高了育種效率,形成了抗逆育種新模式。

為了蒐集抗逆種質資源,馬慶連續多年深入大別山區尋找當地農家品系。為了選育優良自交系,他每年象候鳥一樣往返於海南、宿州等基地,一年至少有8個月時間在基地。“自工作以來就從來沒有寒暑假概念,因為每年寒暑假都是授粉高峯期。”

工作13年來,馬慶有10個春節在海南的玉米基地度過。按照海南當地大年初一不生火燒飯的習俗,馬慶和團隊成員只能帶上方便麪、礦泉水,在玉米地裏過新年。常年奔波在外,經常也覺得虧欠家人和孩子,“但是地裏的玉米催着你,實在沒辦法。”馬慶説。

夏季78月份是宿州最熱的時候,恰恰也是玉米授粉高峯期,大夏天“蒸桑拿”已經成了馬慶的“習慣”。為了鑑定組合的大田表現,他在黃淮海750個縣安排了鑑定點,每年9月份看品種表現讓他成了黃淮海的活地圖。

面對抗逆品種制種花期差異大、制種產量低、嚴重製約新品種推廣等問題,在業內大部分專家認為這種抗逆育種模式制種產量難以提高的情況下,他沒有氣餒,在甘肅省張掖市臨澤縣玉米雜交制種生產基地開展了系統的親本觀察試驗、播種密度試驗等六項制種技術研究,歷經艱難,摸索出安農591最佳制種技術方案,大面積制種平均產量突破450公斤,為安農591及其他抗逆品種大面積推廣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工作以來,馬慶發表相關科研論文20餘篇,先後獲安徽省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1項,三等獎1項,全國農牧漁業豐收合作獎1項、二等獎1項,發佈安徽省主推技術2項。選育出CM1CM2兩個骨幹自交系以及安農591、安農102、安農105、安農216、中單99、安農218等多個抗逆性突出、豐產穩產的省級玉米新品種,累計成果轉化經費400萬元以上。其中安農591累積推廣面積突破200萬畝,主持選育的安農876已通過黃淮海國審,優良品種選育與推廣累計帶動農民增收2億元以上。



“不到田間解決不了大問題”

“我來自農村,體會到農民的艱辛。我們搞農業研究的,一定要幫助農民解決實際問題,把科技轉化為實實在在的生產力。”

十多年來,馬慶幾乎跑遍了安徽省淮河以北玉米主產區的每一個縣,將科學技術帶進田間地頭,為我省玉米產業發展和農民增收作出了積極貢獻。

作為我省玉米產業體系專家,馬慶積極探索適合我省的綠色增產技術模式,開展抗逆早熟宜機收品種篩選,實施“開溝、施肥、播種、覆土、鎮壓 ”五位一體免耕機直播技術、機開溝降漬防澇技術、玉米中後期病蟲害熱霧防治、晚熟機械化收穫滅茬一體化等單項技術研發,集成了抗逆品種+種肥種藥同播+機開溝降漬防澇+病蟲草害輕簡化防治+機收滅茬一體化的技術模式,實現了玉米生產保產、提質增效。馬慶聯合我校植保、農機團隊創新研製出的“玉米中後期病蟲害熱霧飛防技術”,示範面積達到2萬多畝,有效解決了玉米中後期的病蟲害防治問題。

自擔任皖北綜合試驗站和皖西北綜合試驗站玉米產業聯盟首席專家以來,馬慶針對當地普通玉米品種數量多、農民選種難的情況,聯合當地農技推广部門,連續多年開展抗逆品種篩選展示試驗,系統篩選適宜當地的抗逆穩產品種,並結合農民培訓,引導農民充分了解適宜當地的優良品種,為農民科學選種提供了重要參考。在參與當地脱貧攻堅工作中,他積極引導玉米種植結構調整,在池州、臨泉、宿州等地連續多年開展鮮食玉米品種篩選與示範推廣工作,篩選出鮮食玉米品種5個,扶持鮮食玉米加工企業兩家,帶動鮮食玉米種植8000畝,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馬教授每年都要來我們這很多次,每次下車都是直接下地,一點教授的架子都沒有。”臨泉縣種植大户陳金説,馬慶是他見過的最樸實的教授,“玉米種植都是在夏天最熱的時候,我們老百姓都熱得待不住,馬教授從來都是汗流浹背堅持到最後。”陳金説,馬慶經常駐紮在農村,一個村一個村的為當地老百姓開展玉米種植技術培訓和指導工作,非常辛苦,卻從不願吃老百姓一頓飯。在馬慶的指導下,當地玉米抗逆生產技術到位率穩步提高,每畝產量平均提高了50公斤。




近年來,馬慶以皖北試驗站、皖西北試驗站為依託,與當地農技部門有效開展合作,結合品種與技術試驗示範,通過品種展示會、技術培訓會、田間指導,以及農户電話、QQ諮詢、電台授課答疑等多種形式開展技術培訓,累計培訓農技人員1000多人次,種植大户2000多人次,有效提升了參訓人員的業務水平,加速了新品種、新技術的推廣速度。

“教書育人,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助力鄉村振興戰略,這是農業高校科技工作者的職責和使命。”這是馬慶的初心,也是他一直來的堅守。(文字:周曉璇 夏利明 圖片視頻:周曉璇 夏利明)